最新奔富Grange涨至1000澳元

        奔富最新款葡萄酒的预订已经开始,由于2018年收获的葡萄质量很高,对这款葡萄酒的需求非常强劲。
       奔富葛兰许之前的两个版本,即分别于 2020 年和 2021 年发布的 2016 年和 2017 年版,每个版本的建议零售价均为每瓶 950 奥元。
新的2018 年产葡萄酒价格提高至每瓶 1000 澳元,该产品将于 8 月 4 日正式发售。
        这个来自 2018 年份的新葡萄酒意味着澳大利亚最著名的葡萄酒价格增加了 5.3%。
        消费者继续对优质和豪华葡萄酒有着强烈的兴趣,在过去几年中,人们购买的葡萄酒越来越少,但价格却越来越高,全球所有市场对奔富豪华葡萄酒的需求都在增加。

黄尾袋鼠推出智利版葡萄酒产品

       自2007年以来(黄尾袋鼠)就在中国上市了。我们很高兴能推出(黄尾袋鼠)世界系列,这样我们就可以继续为消费者提供他们所期望的(黄尾袋鼠)品牌的一切——充满风味的佳酿,以及拥有乐趣和活力的品牌。
       据该公司介绍,这一系列葡萄酒包括赤霞珠、西拉、梅洛和霞多丽四种品种,从本月开始在中国大陆销售。
       与奔富不同的是,卡塞拉家族(Casella Family)旗下的黄尾袋鼠品牌从未显示出向中国市场严重倾斜。根据卡塞拉2020年的财务报告,中国仅占其年度营业额的3%。相比之下,在关税措施生效前,高端奔富葡萄酒每年有四分之一销往中国。

奔富407和707价格上调?

        中国是奔富最为主要的市场之一,而如今由于反倾销政策,奔富葡萄酒已没有继续进入中国。为何奔富却逆市涨价?
       亚洲地区尽管因为中国市场的出货量减少而出现了利润负增长,但亚洲其它地区却因奔富而带动增长,部分抵消了亚洲整体的利润下滑。
        407与707是奔富最畅销的两个单品,“双反”之前货源就比较紧张,这或许是涨价的原因。
        “富邑此举,一方面提高了自身利润;另一方面,也显示核心单品即便暂时失去了中国市场,价格依然可以坚挺,保持其品牌影响力。”

美国奔富177周年礼赞限量版怎么样

        177年来Penfolds奔富一直坚持没有终点和边界的探索与创新也因此成就了一款款不凡的奔富佳酿。
       奔富加州系列的雄心壮志始于1980年代名为“传承之选”的葡萄培育计划酿酒师们从众多珍贵葡萄园中寻找卓越单一的葡萄园、葡萄藤和土壤“传承之选”的葡萄藤在扦插后用以种植最终漂洋过海抵达加州。

葡萄酒谣言1:醒酒只适用于陈年的红葡萄酒?

       除陈年的红葡萄酒外,许多葡萄酒也是需要醒酒的。一些酒体比较饱满的白葡萄酒,例如橡木桶陈酿的霞多丽、维欧尼以及陈年的雷司令也能在醒酒中获益。另外,还有专家认为,酒龄小于5年的香槟也适合醒酒,以释放其深层复杂的风味。
       对于陈年的红葡萄酒而言,醒酒固然有意义。因为这些葡萄酒可能随着时间的推移积聚了许多沉淀物,同时风味也变得内敛。醒酒能帮助移除沉淀物,还能让酒慢慢释放自己的风味。
       所以醒酒只适用于陈年的红葡萄酒?可不要再信了!

卡塞拉黄尾袋鼠母公司出售35个澳洲葡萄园

        卡塞拉成立于1969年,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葡萄酒出口商之一,拥有黄尾袋鼠和彼德利蒙酒庄(Peter Lehmann)等知名品牌。
        “黄尾袋鼠”于2001年首次推出,并出口到美国,自此获得了巨大的成功。最初的一年,该公司预计销售2.5万箱,但实际销量约为50万箱。
       澳大利亚销量最大葡萄酒品牌“黄尾袋鼠(Yellow Tail)”的母公司,正将其在澳大利亚7500公顷、35个葡萄园对外出售。

奔富通过电商发售奔富亭诺桃红香槟

        说起香槟,葡萄酒爱好者们都知晓其独特性。毕竟,只有在法国香槟区生产的、用传统酿造法经过瓶中二次发酵的起泡酒,才能被冠上“香槟”之名。
       伴随桃红香槟的问世,奔富的香槟四重奏正式奏响!它符合人们对于一瓶好香槟的所有预期——表达法国香槟风土,呈现出细腻感,美妙地传递了奔富与亭诺对香槟的理解,而奔富红印的耀眼色泽夺人眼球。四年酒泥陈年,90%来自于2016年的基酒,10%来自于2015年的珍藏酒,这些数字说明了一切。
       奔富亭诺2012年份霞多丽黑皮诺香槟、奔富亭诺2012年份白中白香槟、奔富亭诺2012年份黑中白香槟和奔富亭诺桃红香槟
       浅尝抿品,口感清爽活泼,是补液带来的触感,酸度柔缓,轻盈舒展。微妙的柑子和覆盘子果感,直接明快,紧接着是草莓和胡椒,土耳其玫瑰软糖和开心果的甜蜜滑入口腔,涧入心田。气泡细腻升腾,洋溢着欢愉,让人难以抗拒。

中国版中粮奔富麦克斯

富邑集团正与南山庄园在接洽,推动其在中国的灌装项目。该进口商当时还透露,富邑集团计划采用将原酒从澳洲进口到中国,再由南山庄园灌装,灌装的产品包括奔富麦克斯、奔富蔻兰山、洛神山庄等,此举旨在规避中国政府对澳洲酒的“双反”政策。
如今看来这一项目终于得以落地,但是与此前消息有差异的是,这个项目目前仅限于奔富麦克斯一款产品。
然而也有进口商对此并不看好,一进口酒经销商向记者表示:“对于中国消费市场,我倾向于较为悲观的态度,也不看好奔富的这个中国灌装项目。”
在市场接受度的问题上,上海葡睿酒业总经理洪波涌认为,消费者对于国内灌装的澳洲酒的消费信心肯定没有对原装进口酒的强,这需要品牌方长时间的宣传推广。

奔富Penfolds跻身O2O渠道百强榜单

 三大O2O平台,饿了么、美团、京东到家全年业绩数据显示,葡萄酒品牌奔富Penfolds和低度酒品牌锐澳,分别以1.32亿和1.52亿营收跻身百强榜单。此外,雪花百威、五粮液等7家酒企均在榜单之上。

2021年澳洲葡萄酒出口总额下降30%

2021年,中国对澳大利亚葡萄酒征收的惩罚性反倾销关税对澳大利亚葡萄酒出口额造成了巨大打击,使得澳大利亚葡萄酒出口总额下降了30%,全年出口跌至20.3亿美元。
中国对澳大利亚葡萄酒征收的惩罚性反倾销关税打击了澳大利亚一系列瓶装葡萄酒的出口,包括富邑 (Treasury Wine Estates) 品牌,如著名的奔富 (Penfolds)、Wolf Blass 和Lindeman等等。
与 2020年相比,澳大利亚对中国大陆的葡萄酒出口价值减少了近10亿美元,出口额下降了 97%至仅2900万美元,出口量下降了93%至640万升。